猎米云商电商学院 > 电商APP > 商城app开发 | 市值不足快手1/10,两天疯狂吸金190亿,还够苏宁国美烧多久?

商城app开发 | 市值不足快手1/10,两天疯狂吸金190亿,还够苏宁国美烧多久?

电商APP 2021-03-03 32 0

苏宁能否身披“国家零售队”的战袍,打入亚马逊在中国华南的卖家腹地,重现当年荣耀之光?

“美苏争霸”硝烟弥漫,如何出招?“快”字诀!

2月28日,苏宁易购公告,引入148.17亿元深圳国资。 

3月2日,国美零售公告,在港股配售募资44.5亿港元。 

随着新一轮融资浮出水面,国美零售持有现金量约150(100+50)亿元,苏宁持有现金量约270(124+148)亿元。

在这个绿意萌动的春季,2021年家电零售第一战拉开序幕,双方的战线指向了同一个目标——“线上+线下”双平台。

面对阿里+京东+拼多多的碾压,张近东和黄光裕没有了回旋的余地。黄光裕的豪言震耳发聩,张近东举起了雪亮的“砍刀”。双方将全力以赴,聚焦零售双平台,启动一场大刀阔斧的“双平台改革”。

深圳国资豪掷148亿入股之后,苏宁即将新建华南总部。事实上,这一新布局意在港珠澳的大湾区。

“必须注意到,在关注国资属性同时,更需要关注本次投资的战略性。”一位新零售领域的投资者认为,苏宁易购与深圳国际、鲲鹏资本的联姻,将实现资源共享,尤其是有利于苏宁在大湾区进行新零售布局、物流布局。 

一位深圳本地零售行业人士认为,从深圳角度看,深圳的确需要一个新零售巨头作为牵引,阿里在杭州、京东在北京,苏宁在南京,苏宁承诺将在深圳建立华南总部,对深圳完善产业布局以及在大湾区发挥领头羊作用意义重大。 

从上世纪90年代卖空调起家,成长为家电零售的最大巨头,苏宁一度被视作中国的“沃尔玛+亚马逊”。

深圳在全国跨境电商拥有绝对的霸主地位,是全国亚马逊卖家最多的城市,著名的“坂田五虎”、“华南四大天王”就在这里。在粤港澳大湾区、深圳东进战略、深惠交通融合等多方利好因素推动下,大亚湾区潜力不容小觑。 

如今命运浮沉,苏宁能否在深圳资本助攻下,身披“国家零售队”的战袍,打入亚马逊在中国华南的卖家腹地,重现当年荣耀之光?

“股权对决”:黄光裕“手段高明”!

   黄光裕持股45.47%,张近东仅占21.83% 

在苏宁与国美庞大的躯体之内,潜伏着一头债务“灰犀牛”,行业震荡已然显现。 

一边是“新电商”大战全面爆发,另一边则是巨额债务危机;无论是国美还是苏宁,燃眉之急正是资金短缺。这个时候哪怕是轻轻拍一下,它们就会被“击垮”!

积债难返,唯有改革一途。苏宁与国美同时出手自救,双方的第一个动作便是“股权融资”。苏宁此次惊险一跳,张近东虽然保留“第一大表决权股东”,但是他已经失去“实控权”。 

从股权结构来说,具有国资背景的深国际、鲲鹏投资分别持股苏宁易购8%股权、15%股权,二者合计持股23%。正因为如此,业界惊呼“零售国家队亮相了”。

苏宁30周年庆祝大会上,张近东语出惊人,“企业小了是个人的,大了就是国家的。”可以佐证的是,更早前于2020年11月30日,苏宁旗下云网万店A轮融资,同样是深圳国资背景的深创投领投,深圳市罗湖引导基金和商汤等跟投,融资金额为60亿元。 

如此看来,这2笔新融资为苏宁注入208亿元国有背景的资本。据亿邦动力了解,2020年11月,深圳国资牵头苏宁等30多家供应商,集体接盘荣耀手机。 

观察入股苏宁的国资,深圳国际是一家以物流、收费公路为主业的企业。集团以深圳及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和环渤海地区为主要战略区域,通过投资并购、重组与整合,重点介入城市综合物流港及高速公路等物流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与经营。鲲鹏资本是深圳市委、市政府为深化国资国企改革、推动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和助力全市产业转型升级而设立的战略性基金管理平台,于2016年6月注册成立,注册资本3亿元。 

现在而言,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苏宁电器集团,合计持股比例为21.83%。鲲鹏资本持股15%,深国际持股8%,也就是说,国有资本持股比例为23%,成为苏宁最大股东。从国资入股民营企业的以往案例来看,国资会入驻董事会,但不会参与实际运营,加上张近东仍为第一表决权股东,苏宁易购目前继续由张近东团队管理运营。 

本次股份转让完毕之后,公司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再加上淘宝仍然持股19.99%,这也为下一步的股权争夺留下想象空间。张近东、淘宝、深圳国资三方势均力敌,鹿死谁手?阿里的角色夹在中间如何应对?据亿邦动力观察,近期苏宁易购加大在二级市场回购,回购专用账户持股1.99%。这也说明,张近东粮草先行,提前为自己“准备了一手”。


反观国美此次融资,根据国美公告,卖方(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各方在配售前持股50.28%,此次配售完成后,持股将下降至45.47%。这意味着黄光裕及其管理团队还有较大的股权融资空间,而此时,张近东团队被稀释至21%左右。从标价上来说,此次苏宁易购以23%的股份仅换来148亿元资金,国美零售在H股仅稀释约5%股权,融资44.5亿港元。对比来看,显然国美零售的溢价要高出很多。 

业界人士认为,黄光裕持股“45.47%”,这也是他资本运作的核心筹码之一,也是他有底气的来源。一位私募基金人士对亿邦动力表示,这足以说明,黄光裕的资本运作手法“太过高明”。 

苏宁营收“秒杀”国美:

  苏宁营收2584亿,国美约420亿元

  苏宁线上2900亿,失去电商三巨头宝座

3月2日,苏宁易购发布业绩快报,2020年营收2585亿元。

另据国美零售3月1日透露,2020年预计营收420亿元。十年前,国美年度营收便超500亿元,这意味着十年间国美就是原地踏步。

也就是说,在经营业绩上,苏宁“秒杀国美”。

财报数据为证:2017年至2019年,国美零售营收从715.75亿元降至594.83亿元,相当于近十年原地踏步。

国美归母净利润从亏损4.5亿元扩大到亏损25.9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超过79亿元,几乎抹去了2010年以来的全部利润。再加上2020年上半年亏损26.23亿元,巨亏超百亿,犹如一声惊雷。

再看线上收入,国美在互联网电商大潮中被拍在沙滩上。所谓的线上业务,基本上只是“快乐的噱头”。在互联网巨头风起云涌的这三年,国美线上业务只能说是“赔本赚吆喝”,营收一路大幅下滑。

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上半年,国美线上营收分别为39.44亿元、20.56亿元、2.33亿元。 

令人难以理解的是,2020年疫情爆发催生了线上业务增长,但是国美2020年上半年线上营收反而比2019年同期猛降85.38%,营收占比降至1.2%。 

从线上营收来看,苏宁易购2020年商品销售规模为4163亿元,其中线上平台商品销售占比70%(约2900亿元),线上平台商品销售规模同比增长21.60%。正是苏宁的线上业绩持续而稳健的增长,让投资者眼睛一亮。

反观国美零售,业内人士担忧,现阶段国美正在遭遇成立以来最大的销售业绩困境。如今的国美经营业绩下滑、亏损已成常态。不过,国美零售刚刚发布的消息让人兴奋,2021年伊始,国美零售的业绩增长堪称来势凶猛。

A)2021年1月份,国美零售销售收入同比增长74%,2月份同比增速进一步提升至124%;

B)日活量,1月份同比增长226%,2月份同比增速进一步提速,达到280%;

C)成交总额,1月份同比增长达216%,2月份同比增速高达327%。

假如按照这个势头经营,预计2021年国美零售的业绩会出现根本性的改观。当然,这仅仅只是一种预测。

我们沿着这个思路推算一下:目前国美零售总市值430亿港元,苏宁易购市值733亿元RMB。从这个差距来说,国美市值追赶苏宁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大佬团队的集体反思:

没有黄光裕的日子,张近东飘了?

黄光裕和张近东,可谓“王不见王”。

“没有光裕的日子,近东飘了。”一位与苏宁红孩子有深度合作且对苏宁易购比较了解的企业负责人对亿邦动力说。

黄光裕暂别江湖后,张近东一跃成为家电零售代言人,皇冠加身、金句频出。颇为无奈的失误在于,最近这几年,苏宁战线拉得太长、摊子铺太大,金融、地产、文体全面开花,稍有不慎,即是深渊。 

“果然,黄光裕刚刚释放,张近东这边闹危机了,难道这是‘王不见王’的宿命?”上述企业负责人感叹说。虽然这位企业负责人的故事讲到最后,带几分调侃意味,但是值得大佬与他的团队们集体反思。

2020年下半年,庞大的“苏宁帝国”债务违约、资金链断裂,各种不利消息纷至沓来;即使苏宁官方“保留采取法律行动”的强硬表态也难以阻止,股价更是跌跌撞撞。

进入3月,苏宁股权转让的靴子终于落地,具有全新股权结构的苏宁开启一段“新征程”。 

“此次国资入局苏宁,从某种意义上说,意味着一支‘零售国家队’正式亮相,对苏宁是一件好事,对行业的意义值得观察。”某零售行业观察人士对亿邦动力表示。

反思过往,“举债扩张”是导致苏宁资金链紧张、发生违约风险的重要原因。

2013年,苏宁旗下苏宁文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耗资5亿美元收购了PPTV。 

2016年,苏宁以19.6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意大利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68.5%股权;同年,苏宁聚力(原PPTV)以3.2亿美元收购了龙珠直播。 

2017年,苏宁以42.5亿元收购了天天快递,被收购后的天天快递却陷入到连年亏损中。 

2019年,苏宁易购先花27个亿收购37家万达百货门店,又斥资48亿元,买下家乐福中国80%股份,旨在构建线上线下到店到手全场景的百货零售业态。

苏宁上述激进扩张动作,并非自身资金投入,而是通过大举借债“借鸡下蛋”来实现。

苏宁易购2020年三季度报告显示:截止2020年9月30日,苏宁易购短期借款增加了48.23%,债务规模越来越大。 

2020年,新冠疫情“黑天鹅”冲击,苏宁线下经营并不顺利。前三季度苏宁易购线下销售规模911.89亿元,相比去年同期下滑了12.7%。债务之增与营收之减叠加,苏宁现金流瞬间紧绷,断链危机迫在眉睫。 

本次深圳国资入局,苏宁易购官方说法是:“引进战略股东有利于公司进一步聚焦零售服务业务,提高公司资产及业务的运营效率和盈利能力,推动企业长期战略的实施落地。”

 “此言非虚。”一位银行界人士分析认为,关键时刻祖国救了苏宁。通过引进国资148亿,可以应对密集到期的债务违约风险;同时国资背书会给金融、授信机构更多信心,至少可以短时间缓解资金“断链”问题。

对苏宁来说,主业究竟是什么?当然是他的老本行“零售”。

从2月28日,苏宁易购发布的公告中,或许能看出些端倪。公告显示,公司引进战略股东,有利于公司进一步聚焦零售服务业务,推动企业长期战略的实施落地。

其中,特别是深国际加入,这一合作意味着苏宁与深国际在物流领域将全面展开战略合作,物流是流通的核心竞争力,苏宁借此机会向外界传递——“打造国际一流现代流通企业”的讯息。

从张近东内部讲话来看,苏宁发展脉络逐渐清晰,那就是苏宁将聚焦新零售,在线下和线上的核心竞争力上发力。

2021年,苏宁要把握“聚焦”和“创效”两大发展主基调,实现从商业模式向盈利模式的转变、从零售商向零售服务商的升级。

他表示:“内外部多种因素交织的2021年,注定会成为苏宁发展过程中意义特殊的一年,也必将是苏宁近十年发展的转折之年。”

2021年新谜题:

苏宁是否仍具反击能力?

国内还能闹出新动静吗?

据了解,2021年苏宁将大刀阔斧进行业务变革,加快开放赋能、优化线下店面结构、推动大快消供应链融合、推进物流网络的结构调整。 

与此同时,张近东还将带领团队聚焦家电、自主产品、低效业务调整以及各类费用控制“四个利润点”,强化苏宁易购主站、零售云、B2B平台、猫宁“四个增长源”。

当前,线上零售已经触及到了天花板,高速增长期已经过去,一个骨感的现实是,线下零售已经占总零售额的80%。如何开发这一笔业务源泉,正是零售商必须面对的。这恰恰是苏宁30年线下店累积的优势,而且目前苏宁通过门店向智慧零售转型,线上收入占比已经达到70%。 

张近东在10年前便意识到对线下门店升级的必要,并试图打通线上线下,探索成为全新零售业态。苏宁易购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各类自营店面总数2649家,苏宁易购零售云加盟店7137家。 

相比自营店面的调整,2020 年苏宁易购零售云加盟店拓展迅速,全年新开门店 3201 家,在三四级市场树立了渠道领先优势。零售云业务保持快速增长,预计全年销售规模同比增长超过 100%,并实现盈利。 

也就是说,零售云成为苏宁易购旗下的一匹黑马,这也是苏宁建立在“供应链+下沉市场”优势基础之上的成果。

 数据显示,2020年苏宁物流新增、 扩建9个物流基地,完成10个物流基地的建设;同时加快物流仓储用地储备,竞标西安、南宁、南京、南昌、昆明等8个城市物流仓储用地。截至2020年12月31日,苏宁已在48个城市投入运营67个物流基地,在15个城市有17个物流基地在建、扩建。 

显然,苏宁线下线上+物流建设仍具有很宽的护城河,较高的竞争壁垒。即使在疫情肆虐的2020年,苏宁零售云实现100%增长,令人意外。

行业分析师龚进辉认为,苏宁近几年线上成功的秘诀,可以归纳为两个关键策略:“离店销售、C2M反向定制。”

此前的例证是,2019年1-7月,苏宁与AO史密斯联合研发反向定制7款产品,在零售云近1600家门店上新和售卖,半年销售额同比增长622%。受此启发,2020年苏宁零售云重点“布局C2M”。

苏宁零售云集团总裁助理刘怀力表示,2020年C2M定制产品达200多款,业务占比将达到1/4。更可喜的是,零售云在2020年实现盈利,给苏宁未来带来了巨大想象空间。

根据2020年苏宁业绩快报,张近东以及董事会判断,“云网万店、C2M、零售云”,可能是苏宁在新的十年里、线上电商必须要赢的战略核心。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