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米云商电商学院 > 电商开发 > 电商平台开发 | 掘金万亿二手市场

电商平台开发 | 掘金万亿二手市场

电商开发 2021-01-19 29 0


消费主义无孔不入的时代,这边厢,电商平台购物节的交易额如芝麻开花连年创下新高,那边厢,商品过剩现象却也越来越普遍。

当手机、电脑、相机、游戏机废旧了,你会如何处置? 

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将它们闲置。与闲置相比,二手电子产品的回收再利用率却低得可怜。 

尽管QuestMobile发布的《2020宅经济洞察报告》显示,经过疫情的教育和洗礼,2020年5月,中国移动互联网闲置交易月活跃用户规模与此去年同期相比,增量达到841万,但增量依然不及优惠比价、综合电商,甚至不及生鲜电商和跨境电商。 

图源:QuestMobile公众号

回收难

大量二手电子产品没有被回收,与电子产品消费率高、生命周期短等特点密不可分。

就拿现在俨然已经成为我们身体一部分的智能手机来说,更换周期普遍在2年上下。2017年,市场研究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的发布调查数据显示,全球智能机平均换机时长为21个月。中国人平均22个月换机;墨西哥人换手机最频繁,每18个月换一次;日本人的换机周期最长,但也不过26个月。 

但硬币的另一面,电子产品的回收再利用却阻力重重。 

比如,二手电子产品涉及到回收、质检定级、二次销售等多个环节,大量电子产品厂商重销售,轻回收,而这又直接导致整个电子产品回收难度偏高。 

再比如,在中国,此前数年,电子产品回收市场并不规范,非正规处理机构为数众多,处理方式简单粗放。他们已成为正规电子产品回收企业的主要竞争对手,甚至形成了相关的产业链。 

凡此种种,都造成了电子产品偏低的回收再利用率。 

两种模式 

不过,就在这样一个集中度和规范度偏低的行业,还是诞生了几位大个子选手,其中,颇具代表性的是万物新生集团(原爱回收)和阿里巴巴旗下闲鱼。

闲鱼与万物新生模式完全不同,前者是C2C,后者则是C2B2C。 

C2C很好理解,个人卖家在闲鱼平台上发布产品信息,个人买家看到后,直接与该卖家沟通,完成交易。因为是个人对个人,因此C2C模式更适合低客单价、非标准化程度高的二手商品交易,更适合拥有海量用户的大流量平台经营。 

相比之下,C2B2C的逻辑链条就更复杂,模式也更重一些。因为扮演的是对接供给和需求双方的中间角色,因此,B端平台必须重视企业的信誉和生意的可持续性,也就是必须严格把控供应链。 

而严格把控供应链就意味着,从回收到维修、销售整个产业链条中的每一个环节都必须严加把控,甚至要自己开线下门店,这就导致模式不可避免地“重”。 

当然,反过来,因为有平台的背书,C2B2C模式下的3C回收平台,适合高客单价的商品,既包括二手3C产品,也包括二手车、二手房。 

简单总结,因为背靠大用户量,支付等基础设施完善的阿里巴巴集团,因此闲鱼经营的C2C模式轻,受流量驱动。而万物新生所属的C2B2C模式,靠供应链驱动,干的是苦活儿、累活儿。 

不过,就是这样看似笨重的万物新生,却在强大的竞争对手面前,硬生生地趟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独特道路——在疫情肆虐的2020年,不仅实现了上半年盈利,还在下半年完成了京东集团和国泰君安国际联合领投的1亿美元E+轮融资。

在公布融资的当天,也就是2020年9月22日,爱回收集团将品牌升级更名为万物新生集团,旗下包括爱回收(C2B)、拍机堂(B2B)、拍拍(B2C)等业务线。

从创立到盈利、完成E轮融资,从爱回收到万物新生,这家公司究竟走过了怎样的路程? 

重活儿 

二手经济是一门慢生意,同时也是一门看似小实际却很大的生意。

小是说市场细分,大指的是市场规模——据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数据,2020年中国二手交易市场规模预计达到1万亿元,而且处于高增长轨道。 

虽然市场空间大,也吸引了资本入场,但这终究又是一门难以赚快钱的买卖,自始至终都没有成为资本的风口。 

慢的另外一层含义是说,在二手市场,平台的运营能力很难像新品市场那样迁移复用,比如,鉴定一个手机和鉴定一款奢侈品包包,标准和流程完全不同。 

而在新品市场,平台更多负责销售等流通环节,因为商品质量有厂商做保障,消费者在购买新品前也抱有稳定的预期。因此,平台运营、供应链和仓储配送等能力能够在这种相对标准化的场景下得到较高的持续复用率。 

这种差别,带来的影响就是,不同于新品市场,二手市场难以造就全品类的机会,只存在垂类行业机会。 

正是基于这层逻辑,不具备流量优势的万物新生,从2011年5月上线爱回收网站开始,就始终坚持“长期主义”理念,强调供应链控货能力,将目标定为打造一条完整高效的产品回收、运营和销售链条。

但知易行难,因为构建一个强大而完整的供应链体系,光靠互联网平台根本无法解决,而是需要线上与线下的配合,毕竟二手3C是非标产品,回收价格不透明、回收渠道分散,甚至还可能出现隐私泄露等问题。 

为了更好地控货与获客,爱回收将触角延伸到产业链上游,与电商平台京东、手机厂商华为、小米等以及迪信通、国美、乐语等数万家线下连锁商家合作构建“回收和以旧换新”场景。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用户在购买新机时,将旧手机回收卖掉,或者通过补差价形式换购新手机时,将旧手机处理掉的意愿最强烈,因此,二手手机回收的最佳场景就是新机销售场景,转化率最高的方式则是“以旧换新”服务。

与此同时,万物新生还在人流量密集的购物中心里开设门店。从2013年12月第一家门店开业至今,已经在超过140个城市开出了700多家线下实体店。 

货源稳定后,万物新生先后建立了7个后端运营中心,占地面积超过4万平方米,提供质检、分级、隐私清除等服务。 

其中,位于常州的“爱回收亚洲一号”自动化运营中心颇具技术含量。针对非标二手电子产品,“爱回收亚洲一号”具备自动化输送、质检、分拣和存储能力,自动化率高达90%,不仅将原本人工前端分拣耗费的时长缩短为不到1/4,且手机质检精准度达99%以上,还将坪效提高三倍。

不管是在购物中心开设大量的门店,与手机厂商以及渠道商合作拓展,还是在各地建立运营中心,都意味着持续不断的资源投入,如此重的打法,这在整个互联网行业里都是不多见的现象。 

线上线下的全场景获客与控货,成了万物新生从一开始区别于大型流量平台的关键所在。 

前文提到的今年上半年,并非万物新生集团的首次全面盈利。2017年,其就实现过全面盈利。也正是在那样的时间节点下,次年,万物新生CEO陈雪峰做了一个决定:投入1亿美元上线B2B拍机堂业务,并将爱回收的标准化能力和运营能力开放给商家。 

拍机堂上线两年半以来,至今已有超过15万中小商家参与竞拍二手手机,平台的周转速度保持三天以内,交易规模高达百亿,佣金比例也从0上涨到5%。 

B2B板块的成长,让万物新生在全产业链布局这条路上再下一城。 

除此之外,万物新生在打通线上线下的道路上,也离不开京东的助攻。2019年6月3日,京东集团将旗下B2C二手交易平台拍拍与爱回收合并。合并后,万物新生联合京东将旧机回收与新机购买两者深入结合,用户只需线上支付差价即可购买新机,同时取新机和送旧机同时进行。

伴随着拍拍的合并,万物新生在二手3C回收领域,完全构建起了C2B+B2B+B2C全产业链的完整闭环。正因为这套完整体系的构建完成,万物新生交出了越来越亮眼的成绩单,越来越多曾经被视为闲置物的二手3C产品在万物新生平台上完成交易,重新找回自身的价值,而不再被扔进垃圾堆里。 

2019年,万物新生二手电子产品处理量约2000万台,交易金额超过200亿,单月最高交易金额超过20亿,集团总营收超过50亿。

万物新生集团CEO陈雪峰介绍,未来他们将在三个方向上持续努力——

首先是,发挥自身线下能力和京东的线上能力,在手机回收和以旧换新领域,抓住5G换新红利;其次是,利用自身供应链和场景优势,扩大B2C业务规模,完善商业模式;三是,在过去两年的基础上,进一步做大海外市场。 

我们常说,“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宝藏。” 

尽管几乎家家都会出现闲置的电子产品,但我们也可以看到,依然有人连续十年默默地干着累活儿、重活儿,推动中国的电子废旧物“变废为宝”。无论是资本的投资下注,还是每年2000万的手机交易量、200亿的交易金额,都是对这种长期坚守的褒奖。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